当前位置: 钦州桂风网首页 > 驿站传书 > 正文

是谁诱惑了你美好的祈盼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2019年11月26日 17:07

古往今来,健康一直是人们永恒的追求,是个人、家庭、社会最宝贵的财富。人们常说“健康是福、平安是福”“有钱没钱,平安过年;有官没官,唯求健康”。可见无病无灾是人们从一出生时的祝福和到安享天年时的企盼,朴实而美好。广为人们所接受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体现了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关心、帮助和爱护,是人的社会属性所决定的,真实而纯洁。于是当一些打着“祈福消灾”“强身健体”“行善积德”幌子的邪教接近的时候,往往让人放松警惕,在不知不觉中身陷其中,欲罢不能,最后非但没有得到平安、关爱,而且给身心来严重的伤害,给家人带无尽的痛苦。

迷幛之一:神功护体,祛病强身

气功是先民长期生产生活的智慧结晶和经验总结,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具有强身健体的特殊功效。尤其是硬气功在发功瞬间产生的一些巨大能量常常让人感到惊奇和震撼。由于其长期处于师徒之间相对封闭的传授和练习,运用现代科学知识进行认真深入的的研究剖析相对涉后,客观上使其具有神秘的色彩。于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人们的好奇和健身的心理,打起了生命科学的幌子,把原本善良的人们引向歧途。。

很多被法轮功、香功、中功等邪教和有害功法迷惑的朋友们,初衷就是冲着练气功以达到强身健体、消除病痛的目的去的。然而随着一步一步被洗脑,痴迷程度的加深,最后却走上了一条悲催路。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原本只是吉林省公主岭出生的一个普通人,在声称自己为神之前,并没有什么特殊和过人之处。1988年,在盛极一时的气功热的影响下参加“气功学习班”。虽然没听说气功学得怎样,但忽悠的本领却登峰造极。吹嘘只要修练法轮大法就能达到净白体状态,身体能被高能量物资转化,人就可以不医不药,消除“业力”,从而达到青春永驻、长生不老。于是乎,吸引了为数众多的为追求健康而练功的人们。

黑龙江省肇源县调速电机厂的退休工人刘亚珍,就是抱着祛病强身的愿望接触“法轮功”的。1997年1月,她感觉腿部不适,被医院确诊为神经官能症。练习“法轮功”后,对家人为她买来的药物,执意不吃不用。她说:“‘师父’不让我吃药,严重时他会来解救。” 刘亚珍拒药后病情日益恶化,渐渐地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并向辅导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辅导员说,这是“师父”在给你“消业”,如果不练功会遭到惩罚和报应。 病魔缠身的刘亚珍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1997年6月给家人留下一份遗书:“练‘法轮功’使我变成了‘植物人’,我得了病‘师父’也不来救我,我受不了折磨,要远离亲人而去。”6月29日深夜,她投河自尽。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组织以前,全国有1400多人因练“法轮功”死亡,其中136人在李洪志诱骗下“放下生死”自杀身亡。 像刘亚珍一样,被李洪志残害致死的136人中,相当一部分人是抱着祛病强身的善良愿望练习“法轮功”,从而走上绝路。

迷幛之二:神灵保佑,祈福消灾

未知世界的神秘感使人们产生了对神的信仰与崇敬。宗教的存在满足了人们对神秘现象和未知世界的感情寄托。而邪教组织正是利用人们对宗教的信仰,篡改教义,蒙骗信众,污染人们纯洁的心灵,把人们美好的愿望引向岐途。

“门徒会”教主季三保原本是陕西省耀县(今铜川市耀州区)石柱乡的一位只有小学文化的普通农民。1976年,季氏因遭受失去两个爱子的悲痛而信仰基督教并于1977年接受洗礼。1982年,当“呼喊派”传入当地后,季三保参加了该派,并成为该派的一名负责人。1985年邪教徒季三保抛弃原教自创“门徒会”,并杜撰《七步灵程》为基本教义。其核心内容是“世界末日来临”,与其他邪教同样宣扬“末日论”,拯救者是季三保。“门徒会”宣称,季三保可以像耶稣一样“赶鬼治病”,只要虔诚祷告,有病的不吃药就能医治,没病的则会更健壮。还大肆鼓吹“天国是个大医院”,“吃药打针白花钱”。如果病人就医、吃药、打针或输液,则是缺乏信心的表现;病人多次祷告得不到医治的,则是“罪未认清”或是练得不好,他们就要让病人“挖罪根”。更有甚者,门徒会还将一些人得病称为“邪魔附体”,采取暴力侵害手段为病人“赶鬼”、“打狗”治病,残害病人身体,乃至非法拘禁,强制禁食禁水,致使许多人被摧残致死。不少“门徒会”成员因听信这些谎言有病不医,终日祷告。一些体质较弱,自身免疫力较差的信徒,往往小病拖成大病,最终不治而亡。可笑的是,该教会第二任负责人蔚世强于2001年5月因患肝癌病亡;教主季三保,这个自称可以给人以福祉和保佑的“三赎基督”连自己也救不了,惨死于车祸,成为生动的反面教材。

与“门徒会”具有徒子徒孙、师兄师弟性质的“呼喊派”“被立王”“全能神”“主神教”等邪教组织也都是打着“神”的旗号,挂起“救人济世”这一迷幛,行坑蒙拐骗之能事。

迷幛之三:神父籍慰,温暖感受

邪教组织往往把握人们之间渴望理解、沟通和关爱的心理需求,装扮成“神”或是“神的使者”,通过其信徒用貌似关心、爱护、帮助的语言、行为和似是而非的理论蒙蔽人们,取得信任并产生依赖感,从而依附、听令于教主和组织,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

“血水圣灵”教主左坤,1930年10月出生,原籍江西九江,1949年随国民党青年军入台。1965年9月,加入台湾邪教组织“新约教会”,担任该组织“石牌教会”负责人。1988年8月,左坤与另一负责人红三旗发生矛盾后自建“血水圣灵”组织,拼凑了《全备福音》、《辩明证实福音的职事》、《圣徒蒙恩见证集》、《生命之光》、《使徒职分》等书籍。他给组织披上大家庭的外衣,要求信徒称其为“老爸”,信徒之间以兄弟姐妹相称,经常组织成员聚会,传唱《使徒职份从何而来》、《想念使徒左弟兄》、《想念属灵父亲》等赞美诗歌,宣扬“代天行道,伐暴救人,伸张正义,主持公道,为全人类带来永久和平”。

许多人被拉拢加入“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后,痴迷于“教”内事务,有家不回,抛舍亲情,正常社会关系基本中断,以致夫妻反目、家庭失和或支离破碎。一些骨干成员被洗脑后,丧失了自我判断和选择的能力,游走于正常社会生活、工作之外,心甘情愿为该邪教组织“奉献”自己的劳动和所得,成为被左坤随意驱使的“行尸走肉” 。

1998年,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于某某加入了“血水圣灵 ”邪教组织。经常组织信徒在家中秘密聚会,还经常跑到外地聚会传教。于某某丈夫的姑夫刘某某,对于某某进行劝说,于某某不仅听不进好心劝阻,还与他们争吵起来,并起了杀人邪念。晚饭后,于某某找来一把劈柴用的斧头,趁李某某、刘某某不备,举起斧头用力往俩人身上乱砍,致使刘、李二人多处重伤。李某某双手五指伸指功能部分丧失,造成终身残疾;刘某某左枕骨骨折,留下了皮质动脉硬化性脑病。

揭开“血水圣灵”的面纱,我们不难看出,左坤及其组织所谓的家庭温暖是多么的虚假荒谬。与之具有父子关系的新约教会也完全不具备所谓代表“至高神来执掌王权”“是神在地上的君”的恩威。

迷幛之四:神的感召,爱的体现

行善积德是社会提倡的重要伦理观念,也是人们提高道德心性的不懈追求。随着社会发展,人们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发生变化,心血管病人增多,自然环境遭受不少人为破坏,一些宠物进入人们生活,环保意识、低碳生活、少荤多素、爱惜生灵等生活理念得到社会认可。一些邪教组织便利用这一社会基础和行善积德的心理引诱人们入教。

“观音法门”教主释清海原名张兰君,1950年出生于越南,父亲是华裔,后入英国籍。从小张兰君随祖母吃素拜佛,也随父母到教堂做弥撒。18岁后到英、法留学,曾在德国红十字会当翻译。期间,她有两次失败的婚姻。1988年在台湾创立“观音法门”,取名清海,对信徒宣称自己是至高无上的神,只要跟着她这个明师,念清海无上师法号,吃素100天,再由师父“印心”,将来可以即可解脱,修行成佛。不仅自己解脱,全家都可以解脱,甚至自己的宠物都能得到解脱!大有一人得道,仙及鸡犬的味道。

多数信徒就是从认同释清海的慈善赈灾、素食环保、爱护生灵这一理念入教的。“观音法门”利用佛教的素食信仰,把被宰杀动物人性化,编了许多似是而非的故事说明食肉的可憎、可恶;还在各地经营了许多素食餐厅,获取经费的同时,为素食者提供聚会交流的平台。通过被动或主动传播教义,强化素食者从个体化的认同、接受、融入、信奉,再到社会化的对非素食者的反感、排斥、攻击、伤害。

据凯风2015年12月报道,43岁的湖南人王志林从事的是泥水活,因妻子许艳信奉“观音法门”,家里三餐只吃米饭和青菜。刚开始王志林只是早晚在家里吃素,午餐则在外面吃荤。许艳发现了后说这样对神灵不敬,会遭到报应,硬是逼着王志林三餐吃素。可是素食根本不能满足体力活的需要。2013年的一天,王志林站在木梯上刷油漆,一阵眩晕狠狠摔到了地上,两只手当时就变形了。医生诊断为右手四指粉碎性骨折和营养不良。手术、住院一共花了四万多块钱。出院后,他的右手根本拿不起来油漆刷和铲子干活。更让他寒心的是,好不容易积蓄的九万多块钱,都被老婆用在买“天衣”、“天饰”和大量“素食救地球”书籍、音像制品上,以及“供奉”给“大姐”善款。失去了生活基础,一家人只得返回老家。孩子从小在广州长大,回到农村生活、学习都非常不适应。全家人再也不能回到以前的幸福生活。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在此剖析的只是容易使人们迷信邪教的一些心理基础,揭示了部分邪教及其教主真实面目和诱惑人的基本教义,举证了一些邪教害人的客观事实。假丑恶往往与真善美同行,害人的邪教及其蒙骗方式远不止这些。真诚地希望大家擦亮眼睛,识破它们诱人的迷幛,自觉远离邪教,不让邪教蛊惑我们纯洁善良而美好的心灵。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